?
主頁 > 誠信自律 > 誠信制度建設 >

誠信制度建設

第三方支付機構大案頻發 上海參事完善監管

2016年07月21日

作者: 澎湃新聞網(上海)來源: 澎湃新聞網(上海)2016-07-20 14:23:02

第三方支付惡意競爭、違規經營情況普遍,對經濟秩序形成沖擊。

第三方支付機構跑路事件、銀行卡信息泄露等大案要案頻發,互聯網、大數據時代推動了第三方支付機構的快速發展,但其背后存在制度套利與監管空缺,安全性與可持續性令人擔憂。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近日從上海市人民政府參事室獲悉,上海市政府參事趙宇梓、黃澤民就此共同建議盡快完善第三方支付清算市場的準入規則和運作規范;對第三方支付機構建立日常經營動態監管機制;制定統一的監管規則和標準;建立跨部門協同監管,形成監管合力。

第三方支付體系缺乏透明度

趙宇梓指出,2015年中國第三方支付市場交易規模約31.2萬億元,同比增長36%。同時,第三方支付快速發展背后存在制度套利與監管空缺。

趙宇梓分析,主要問題與潛在金融經濟風險是,第三方支付機構實質性介入清算,獨立形成交易、清算、結算的閉環,支付體系整體缺乏透明度。

具體來說,在第三方公司出現之前,所有的銀行間清算都通過央行支付系統及銀聯實現,所有的清算都應該納入央行監管。由于之前第三方支付機構通過與商業銀行一對一互聯,實質已具有了清算功能,但其資金流轉都在第三方支付自有體系內完成,游離于監管之外,整個支付體系缺乏透明度,存在資金控制弱化的風險,不少機構為洗錢、套現及其他違法犯罪活動提供便利。此外,銀行不能直接獲取客戶支付指令,只能根據支付機構傳遞的支付指令進行結算操作,對交易真實場景難以把握,針對現有賬戶體系的反洗錢也可能失去意義。

線上線下分離造成監管差異和市場混亂

第三方支付機構跑路事件、銀行卡信息泄露等大案要案頻發。2014年底,上海暢購負責人卷款跑路,造成資金損失高達數億元;2015年初,上海某支付公司系統漏洞導致上千萬張銀行卡信息被不法分子盜取制成大量偽卡,涉及全國16家銀行眾多客戶,金額損失及社會影響巨大。

黃澤民認為,第三方支付惡意競爭、違規經營情況普遍,對經濟秩序形成沖擊。據統計,目前獲牌的第三方支付公司達267家,但從互聯網的交易額規模來看,支付寶財付通、銀聯商務前三者共同占據了80%的市場份額,大部分支付機構盈利模式不清晰,導致同質化的惡性競爭。在銀行卡受理市場,部分第三方支付機構為搶奪客戶資源,或是不計成本壓低商戶收單手續費價格,或是通過二次清算變造銀行卡交易信息逃避監管,收單行業環境嚴重惡化,收單市場出現“劣幣驅逐良幣”的現象。

趙宇梓指出,以二維碼支付為典型,盡管監管層因安全因素仍未放開二維碼支付業務,但以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不僅沒有停下腳步,反而加快布局。涉及的商戶從小型便利店、餐飲、藥店擴展到大型百貨、醫院,地區從國內擴展到國外,受理范圍迅速擴大,其風險可想而知。又以商戶收單業務為例,存在著線上線下兩分離的狀態。線下由央行與銀監會共同監管,線上由央行監管;收單價格制定也不統一,線下由發改委牽頭管理,線上無人管理。線上線下的分離造成了監管的差異和市場的混亂。

黃澤民表示,第三方支付機構業務快速向眾多金融領域滲透,形成金融監管灰色地帶,系統性風險凸顯。第三方支付公司以服務普惠金融為名,快速向各金融領域滲透,涉足貸款、理財、基金、保險、證券等領域,業務跨界形成各種監管灰色地帶,系統性風險凸顯。2015年最大的P2P托管平臺匯付天下爆出兌付危機,“e租寶”等網絡借貸風險集中爆發,全年涉及金額超500億,波及投資人超100萬人。這些P2P平臺將吸收的資金以借道第三方支付平臺的形式進入自設的資金池,實現非法集資之實。金融業現有的分業監管模式難以應對這種混業經營的局面,現有金融制度和監管環境嚴重落后于行業發展。

建言完善互聯網支付監管

盡快完善第三方支付清算市場的準入規則和運作規范,趙宇梓建議,高度重視并推動清算環節的透明度、獨立性和規范性,通過在銀行設立專款戶,打破第三方支付機構交易、清算、結算的閉環,加強資金安全監控,從而有效防范支付賬戶被利用從事洗錢、套現等非法活動。盡快完善銀行卡清算市場的準入規則和運作規范,通過對銀行卡清算牌照的管理,促使第三方支付機構交易與清算環節分離。

同時,黃澤民建議,對第三方支付機構建立日常經營動態監管機制。2015年央行發布的《2015年支付結算工作要點的通知》中已經明確“嚴格支付機構市場準入,鼓勵現有機構兼并重組,持續發展健全市場退出機制”的工作思路。“建議在提高準入標準的同時,將對第三方的監管從以市場準入為主逐步過渡到以對日常經營的動態監管為主,從賬戶實名制、消費者保護、資金安全、信息安全、反洗錢等方面逐步建立起與金融機構相當的監管要求。加強對第三方支付公司違規的行為公示及黑名單發布,加大懲治力度,促進收單市場的健康發展。”

以業務本質和風險特點為核心,將所有支付主體納入監管體系,制定統一規則和標準,趙宇梓認為,新興技術的興起必然導致舊規則適用性弱化、新規則缺位的情況。“建議跳出‘第三方支付’的概念,以業務產品的本質與風險特點為核心,不以線上、線下渠道為區分,把金融、非金融機構都納入同一監管體系,制定統一的規則標準和準入門檻,實現監管的全覆蓋。”

此外,黃澤民還建議,根據支付賬戶的金融功能,建立跨部門協同監管,形成監管合力,“建議盡快規范第三方支付機構的賬戶管理。目前第三方支付機構在原有支付賬戶基礎上疊加了多項金融功能,支付賬戶除了涉及銀行賬戶,還涉及證券賬戶、基金賬戶、保險賬戶等,單一監管模式難以跟上行業發展的步伐。建議改革現有金融監管模式,建立起跨部門的協同監管機制。”


? 成语一肖中特